阿咒子

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

【全职】也许4

久违的更新!感谢小明改文【真是对不起她(鞠躬)】
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更了!✧*。٩(ˊωˋ*)و✧*。

魔幻架空

黑暗向
cp:双修【抛弃斗神攻叶秋×叶修】
(设定叶修为独生子)
——————————

【第四章】

叶修没骨头似的靠在树上,嘴里咬着一根没点燃的烟,想到马上要拿回那把真正属于自己的鬼器,他甚至觉得有些兴奋。

“叶秋。”

青年模样的[鬼]牙关不自觉地用上了点力气,烟嘴处折出一道痕迹。[鬼]这一整个族群向来都是单独行动,会用这个名字叫他的想来只有……

他扯了扯嘴角,露了点笑意。

“苏沐秋,你来干什么?”叶修习惯性地把烟取下来,略带调皮地向朝自己走来的人眨了眨眼。苏沐秋停下脚步,目光在他身上打了个转。

“不是让你不要随意行动吗?”苏沐秋无视了对方的恶意卖萌,丝毫不为所动,原本正宅着呢被迫满世界找人他也是很烦躁的。

“啧,苏沐秋,这件事你不要插手。”[叶修]摆摆手把那根烟毁尸灭迹,一片泛着黄的落叶落在肩头,他随手拿起来,手指捻着叶柄转了转。

“如果妨碍我,就算是你我也不会留情的!”

一阵微风拂过,苏沐秋看着这个向自己放狠话的人。

“噗。”他突然笑起来,原本严肃的眉眼都柔和了,“哈哈哈哈,叶秋你这个中二期还没有过的家伙,说得好像你不留情就能杀掉我一样。”如同身体的一部分般操控自如的黑烟在他手上凝聚成了一把左轮手枪,耍帅似的把玩着。“嘛……一旦被惹急了,你这样子跟叶修过去真是一个样。”

他含着的那些笑意,逐渐被空气中浓郁起来的黑烟掩去,隐约可见的俊秀面容冷下来,还颇有几分威慑。

“苏沐秋。”[叶修]被他笑得失了耐心,反握了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匕首,头一次对即将发生的战斗毫无兴致。“我们是[鬼]。”

我们是[鬼],注定不能和叶修并肩作战;注定和他们为敌;注定拼的你死我活。

苏沐秋沉默了一阵子,将黑烟收回体内,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叶修]靠着树干,目送着十八岁的苏沐秋的背影:“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阿秋……”

明明是[鬼],却护着荣耀那群人类,难道还没认清现实吗?连他都……

他还记得十分清楚,自己刚诞生于那个地方时,第一眼看到的是昏暗混沌的天空,第二眼就是他本以为再也不会看见的,那个人未有改变的容颜。
“叶秋,你也有今天啊!混得这么惨?”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改变自己的计划!

同时,兴欣战队。

“陈果女士,请问叶修队长最近有没有什么很奇怪的举动?”对方上来就直接提问有关于叶修的事。“并没有,叶修身为兴欣的队长,他一直都在战队里和大家训练。”陈果放在膝盖上的手已经微微出汗,她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就算是她的第一次在总部发言,也没有这样紧张。苏沐橙站在陈果的身后,脸上仍然是挂着微笑,当然要表现的自然。

“啊,这样啊。”对方打开通讯器,不知道按了什么,就直接放在桌面上。

“那么,能否将叶修队长请出来与我们谈谈呢?”对方笑得仿佛很良善,但是言语中的恶意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出来。

陈果愣了愣,一时间有些失措。

“果果,”苏沐橙弯下腰在陈果的耳边说了几句,“嗯,就是这样,相信我们。所以不要担心啦。”

“可以啊。”陈果定定神,不那么熟练地露出微笑,“不过叶修昨天才执行任务回来,有不妥的地方请见谅。”

虽然陈果一向是各战队中最不擅长说官方话的,但她觉得这次的简直是最糟糕,没有之一。

很快,那个熟悉的身影就从后面房间里慢悠悠地走出来了。

“叶修队长,请问你昨天晚上一直在兴欣吗?”

叶修看了看他,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从口袋里掏出通讯器,打开输入框,似乎打了几个字:“是啊,难得出了个远门,骨头架子都散了。”

“叶修队长的嗓子……?”对方疑惑地看着叶修,略略皱了眉。

“叶修昨天回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子了,不过不需要担心,队医已经检查过了,说是长时间没有喝水,导致喉咙严重磨损。毕竟叶修这次的执行地点要穿过荒漠。”苏沐橙站在一旁笑眯眯地解释。

“那叶修队长你知道昨天的嘉世灭门事件吗?”对方看起来完全没信,但还是尖锐地抛出了这个问题。所有人知道嘉世战队成也叶修败也叶修,无论眼前这个叶修怎么说,都可以大谈特谈。

“知道啊,就因为这都不让我睡觉。”叶修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淡淡地出示了屏幕上的文字,“要我说啊,他们落得这个下场,没人有资格抱怨。”

“身为嘉世战队的前队长,您这么说……”

记者话还没有说完,叶修就再一次翻转通讯器,打断了他:“怎么着,我是得痛哭流涕着说真是太可惜了不成?”

对方看着叶修微微抿起的唇,和熟悉得牙疼的嘲讽话语,捂着受伤的心就收起录音完毕的通讯器:“这次的拜访到此结束,打扰你们了。”

“终于走了。”陈果松了一口气,但是苏沐橙却皱着眉头:“这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叶修”逐渐变化,最终变成了乔一帆的模样,也是一副如蒙大赦的表情,一个个地取下自己身上的细小机械。

“我差点吓死。沐沐你知道吗?我手心里都是汗,第一次接受采访都没这么紧张……不过你说草率?”陈果用手撑着下巴仔细回想,“仔细想想,他也的确只是问了那一个问题而已。”

“连虚与委蛇都懒得做了,联盟啊……”苏沐橙也是摸爬滚打这么久过来的,早就习惯了,“一帆,今天辛苦你了。”

日头斜过西区,将周围的云彩染成火焰般的颜色,而更远的地方——东区上方已然是一片深蓝,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几颗点缀其中的星子。

“哈……啊,时间差不多了。”[叶修]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走起。”

其实他本来就站在轮回战队的基地附近了,只是从树后绕出来,把自己暴露于那个笔直端正的人面前而已。

“前辈……?”周泽楷站在轮回战队的门口,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叶修],“是小周啊。”[叶修]咬着细长的叶杆,竟然没有抽烟,“在这里干什么呢?”

“等……江和孙翔。”周泽楷突然想到今天荣耀总部的通告,“前辈。嘉世……”

[叶修]转过头,原本似笑非笑的表情一瞬间好像有着说不出的冷意:“小周,很疑惑?”

周泽楷原本平缓的心跳忽然之间急促起来,长久以来的直觉叫嚣起了危险就在附近,他不自觉地将手搭在指环上,随时做好准备。神情却依然郑重:“……相信叶修前辈。”

“呵呵。”听到从人口里吐出的名字,[叶修]忽然间抬起了手,压根没管周泽楷看到黑烟后如坠冰窖的眼神,欺身上前。

“呯!”
“周泽楷你发什么呆!”

一把[叶修]无比熟悉的武器挡住了他的攻击,缭绕于匕首上的黑烟顺着鬼器相接的部分缠绕上去,本就是乌黑色泽的却邪变得更加暗沉。

“拿着我的鬼器战斗的感觉怎么样啊?孙翔。”

“小周!”随后赶来的是江波涛,手持短剑的副队长一看这情况就瞪大了眼,“叶修前辈!你这是干什么!”

“孙翔,乖乖把却邪还给我。”[叶修]扬了扬下巴,短短的匕首随心所欲地变化为长枪,挑了孙翔一个措手不及,“不然的话,我也相信你不想让嘉世的悲剧重演吧,嗯?”

极度危险的宣言下,属于叶修的黑色瞳孔中,那一线血红刺眼极了。

黑烟与红瞳,是辨别鬼的最快方法。

“[鬼]……”周泽楷握紧了荒火,抬起枪口对准了这位昔日他最为敬重的前辈。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