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咒子

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

【全职】也许6上

第六章

所谓的里世界,即是[鬼]所形成的世界,也是最下等的[鬼]徘徊的地方。这里没有阳光,不存在什么鲜花绿草,一切美好的事物与这里绝缘。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鬼]的存在,本就是源于遗憾、憎恨、贪婪、厌恶等所有的负面情绪。他们没有资格享受幸福,他们的诞生即为罪恶,他们只配与尘土和垃圾为伍,甚至大部分的[鬼]到消散都未能形成个体,只能浑浑噩噩地度日。

“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沐秋。”

叶秋把自己瘫在沙发上——是的,沙发。鬼都不知道苏沐秋到底对里世界做了什么,从哪儿搬了个小别墅过来,里头从冰箱到彩电一应俱全。他摸到遥控器挥了挥,“这玩意儿能用吗?”

苏沐秋在厨房那边翻着柜子头都不回:“你猜?”

猜你个头。
叶秋呵呵一声,把遥控器扔了。

外表终归只是外表,即使苏沐秋把自己还装得跟活在人类社会一样,但里世界哪儿来的电给他用,这一切不过是他蒙蔽自己的假象而已。

“你现在到底是人是鬼?这东西给你磨牙够不够?”

苏沐秋带着一脸牙疼的表情走过来,把一个皱巴巴的盒子丢在叶秋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学着叶秋的样子把自己砸进松软的沙发里,伸长了双腿放在扶手上。

“……这是什么,鬼石?”

叶秋挑起一边的眉,神态中说不上是嫌弃多一点还是质疑多一些。在这个看起来保管得非常不走心的纸盒里零零散散放了不少的鬼石,粗略地扫了一眼,大部分还都不是什么大路货,个个光滑浑圆像是被打磨过一般。

“回答我的问题。”苏沐秋不爽地敲了两下茶几玻璃——等等他什么时候把手枪掏出来的?!“混蛋叶秋你别给我装傻。”

“……就不能让我再逃避一下现实吗,就算是哥也会难以面对中二期的自己的。”

叶秋——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叶修了,哀嚎一声扯过抱枕盖住了自己脸,试图用十八岁的身份来解释自己与实际年龄不符的幼稚行为。如果换个人还有奏效的可能,然而现在坐在他面前的是十八岁的苏沐秋,跟他一起渡过那段所谓的“中二期”岁月的发小。

“是啊,堂堂‘一叶之秋’的负面情绪居然浓烈到会诞生出[鬼],真是死都不让我死个安生。死了还得给你当奶爸啊是不是啊叶秋大大?”

叶修反手就把那个抱枕砸到正趁机拼命蹂躏他头发的苏沐秋脸上去。

“你别得寸进尺啊秋木苏大大,[鬼]究竟是什么我才不信你一点都没调查过,我也是人类,有负面情绪怎么了?更何况那还不是年轻气盛,换了让你的千机伞被人拿跑你肯定比我更炸。”

“那我还得夸你一句忍得好吗!?”

“谢了,不必。”

与苏沐秋对话让叶修有一种久违的轻松感,可唯一不那么美妙的是脑子里还有个难缠的家伙在叽叽歪歪个不停,他怎么没发现以前的自己这么烦人呢?

“沐秋诶。”

“有事快说!”

“怎么当了[鬼]脾气更冲了……我问一声哈,我以前,有这么吵的吗!?”

“……”苏沐秋给了一个关爱傻子的眼神让叶修自己领会,“……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恢复的意识?”

前任斗神摸遍全身也没找着个烟盒,整个人肉眼可见地蔫了,语气都萎靡不振:“差不多在暴打小朋友之前吧,再早些的时候只能迷迷糊糊感觉身体在动,但是不太清楚干了些啥——没惹出什么大事吧?”

“你自己问他啊。”苏沐秋笑得格外不怀好意。

“放过哥吧,这跟公开处刑有什么区别。”叶修翻了个白眼,按了按自己的耳朵,并没有什么物理意义上的作用,只能给他一种“这样能稍微清静点”的错觉,“这真是我的[鬼]?确定不是黄少天的?”

“黄少天是谁?你这口气像是在说你的孩子是隔壁老王的。”

“就一话特多的小孩儿。”叶修无意多介绍,但是说起黄少天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我们联盟这边倒是也有想要研究研究[鬼]的温和派,两个挺靠谱的后辈。一个蓝雨的喻文州,一个微草的老王——呸,王杰希,你要跟他们接触一下试试不?”

苏沐秋犹豫了一下,露出点挣扎的想法,但还是摇摇头拒绝了。

“我如果出面的话目前的平衡会被打破的,一个立场不明的高阶的[鬼]究竟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明白的。”

“所以说,那熊孩子到底有没有用哥的身体瞎搞什么大新闻啊?”

“也没什么大事。”苏沐秋轻描淡写地说,“也就屠了个嘉世再一挑二了轮回俩主将而已。”

   

评论(3)

热度(6)